思韻小說網 > 天品龍侍 > 第四千一百五十一章 暴風雨前
    雖然林昊說沒事,但唐雅萱還是端詳了好一會兒,直到確定林昊真的無大礙,懸著的心才稍微放下一些

    不過,唐雅萱還是一番叮囑,堅持要求林昊先療傷,并現場監督,確定林昊在療傷后,才回答林昊的問題。

    “師父和段叔他們的猜測可能性很大,神城的這座大陣建成于上古時代,雖然神殿傳承不斷,得以一直修葺。”“但因后世天地變化,建造時所用的眾多天材地寶,許多都已經不存于世,損耗后只能用他物替代,加之主導修葺的人水平不一,導致整座大陣看似固諾金湯,實

    則不敢說千瘡百孔,也算是敗絮其中了。”

    說到此,唐雅萱神情凝重起來:“不過,即使如此,以我們現在的力量,想要正面破開神城的防御,也幾無可能。”

    林昊對此并不意外,剛才試探的時候就知道了,隨即詢問:“師父當年破城之處呢?”

    他這次之所以一副攻城之勢,聲勢震天,與神王和邪滅尊者同時大戰,就是為了這個。

    如果神殿無法完全修復大陣,只能笨拙的堵窟窿,那么他們破城的唯一機會,就是當年他師父撕開的神城南大門。

    林昊見唐雅萱秀眉緊蹙,一直沒有說話,心情不由一沉:“被隱匿了?”

    唐雅萱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并解釋:“的確被隱匿了,不過是通過混淆視聽的辦法隱匿的。”

    “神城東南西北四大門處的大陣,全都有破損被重新修復的痕跡。看來,神殿已經料到會被人猜到,所以修復的時候故布疑陣,干擾對方的判斷。”

    “如果運用得當,還能起到引蛇入甕的奇效。”

    “攻城一方,無法得知當年破開的南大門大陣是舊址修復,還是已經換了別處移來的完好大陣。”

    “因此,除非能同時對四大城門展開破城攻勢,亦或者能從容,且能挨個城門嘗試,否則就只能撞運氣。”

    林昊神情凝重,這兩個方向,顯然他們現在都做不到,而且經過這兩天的試探,哪怕找到了,他估計自己現在也無法破城。唐雅萱接著說:“不過反過來,神殿這樣大費周章的隱匿,說明師父他老人家當年破城,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壞,已經成了神城防御上的薄弱環節,對我們的計劃還

    是有利的。”

    林昊點了點頭,詢問:“計劃能實施嗎?”

    唐雅萱滿是擔憂又夾雜不滿看了眼林昊:“能,不過風險一點不比我們預料的小,一旦實施,你就沒有任何退路了,如果燭龍再現身,只怕……”

    林昊看向唐雅萱,冰冷的眼眸罕見閃現柔情:“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世上本來就沒有什么萬全之策。”

    “至于燭龍,不用擔心,這兩天都不見現身,怕是不在附近,就是有不能隨便現身的原因。”

    他話雖然這么說,但暗地里一直十二分警惕著,因為燭龍的威脅是確確實實的,也是最大的變數。

    唐雅萱也明白,這個計劃目前他們能想到的勝算最大的辦法了,擔憂并不能改變什么,當即壓下思緒,詳細介紹剛才觀察到的情況。

    ……

    神城,神山,神殿大殿。

    此時,大殿內只有,神王燭東,神子燭天,西天神尊嚴化,邪滅尊者和冷依怡五人。

    神王臉色陰沉,看向邪滅尊者:“剛才的事,你怎么看,聲東擊西,還是試探我們的虛實,亦或者兩者都有?”

    邪滅尊者臉色也沒好到哪去,陰鷙道:“想來想去,只有這兩種可能,但這都是明牌,總感覺那小魔崽子在耍什么詐……”

    說到此,邪滅尊者眼底怒火一閃而過,之后看向冷依怡,似乎想問什么,進而想到冷依怡的事,嘴角難以遏制抽動了幾下。

    這一切發生在電石火光間,邪滅尊者轉而看向嚴化:“嚴神尊,你可有什么發現?”

    神王聽后,也看向嚴化。

    此時,嚴化的臉色同樣無比陰鷙,眼神不斷轉動,似乎在想什么。望海三城現在被重重包圍,東海聯軍攻勢震天,一直沒有停下的跡象,神殿各地同樣發生大大小小的襲擊,眾多援軍半路被伏擊,這樣下去,三城說不定真就要

    出問題了。

    過了一會兒,嚴化才反應過來,陰聲道:“剛才一戰,護城大陣遭受了不小的破壞,的確像是在試探神城防御。”

    嚴化遲 ;嚴化遲疑了一下,大有深意看向神王:“老夫懷疑,那魔崽子的目的之一,是想試探大陣有沒有漏洞。”

    神王心領神會,明白嚴化所指,想到蒼龍破城之恥,臉色更加難看。

    嚴化頓了頓,接著說:“不過,這些都是表象,那魔崽子和東海的真實意圖,屬實難料。”

    “現在可以確定的是,東海在望海三城奪城是真,在神城這邊鬧事也是真,不排除是捉雙之計的可能,一旦他們斷定我們重點防守那邊,必會全力取另一邊。”

    “因此,我們必須兩邊都嚴防死守,絕不能給其可趁之機。”

    神王也清楚,望海三城丟了,雖然能打擊神尊力量,但損失的也是神殿,對他的權威也是巨大傷害,當即點頭安撫嚴化。

    接著,神王話鋒一轉,看向邪滅尊者:“姚老,現在我神殿在神城附近的兵力,已經抽無可抽,各地援軍也多被堵截。”

    “你應該也清楚,望海三城對我們的重要性,還請施以援手。”

    嚴化眼前一亮,當即熱情起來,對邪滅尊者一頓吹捧。

    不知道的聽了,還以為雙方是什么世交呢。

    邪滅尊者巴不得坐山觀虎斗,但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當即表示雙方同氣連枝,立馬派人援助。神王很清楚,邪滅尊者口惠而實不至都是好,說不定還會暗中使絆子,當即下餌:“剛才,嚴老分析的在理,東海現在是要捉雙,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個反將

    東海的機會。”

    “我們在望海三城詐敗,引東海全力來攻,到時候,姚老的人從其背后偷襲,我們雙方合力,讓東海萬劫不復。”

    嚴化當即配合,一起說服邪滅尊者。

    邪滅尊者心中冷笑,神殿據城之利,他的人背后偷襲,可就實打實的和東海硬剛了,到時候神殿作壁上觀,他就真的成了神殿的槍了。

    不過,神王下的餌,邪滅尊者也著實意動,因為這的確是重創東海的大好時機。

    邪滅尊者眼珠子轉了片刻,一臉假笑大贊神王奇謀,之后話鋒一轉:“有道是,擒賊先擒王,只要蒼龍林昊師徒沒死,縱是重創東海聯軍,也無濟于事。”

    “因此,本尊認為,應該在神城這邊詐敗,一勞永逸除掉林昊這魔崽子!”

    神王倒是不介意,因為他也認為,除掉林昊更為重要,只不過這樣一來,邪滅尊者在旁邊看著,他這如意算盤就無法打的很響了。

    神王沉吟了一番,看向嚴化,詢問其意見

    嚴化眼底閃過一絲陰郁,畢竟這樣一來,望海三城就不會再有援軍了,唯一的好處是,東海也不可能再增兵圍攻望海三城。

    嚴化思索片刻,點了點頭回應神王。

    之后,雙方各懷鬼胎謀劃。

    ……

    傍晚時,東海聯軍同時停止望海三城的攻城戰,蓬萊各地戰斗白熱化,無論是蓬萊各地據點,還是在途援軍,全都遭受猛烈圍追堵截。

    一個晚上,蓬萊神殿近百座小城被拔除,大半援軍全軍覆沒。

    蓬萊神殿,上至神王神尊,下至小兵小將,都不由認為,東海搶親,攻取望海三城都是假,真實目的是殺傷神殿有生力量,摧毀神殿在蓬萊的根基。

    神王神尊幾經猶豫,最終還是放棄出城迎戰,以及攻擊東海聯盟的勢力范圍。原因無他,一是他們短時間內,無法確定情報真實性,二是對他們來說,只要神城和望海三城守住了,其他全丟了也無所謂,況且兩天時間,東海也不可能全部

    拿下。

    第三點是最關鍵的,他們認為,這是東海的引蛇出洞計策。畢竟,相比于攻城,將他們引出城再決戰,要容易太多了。

    其后一天一夜,東海聯軍連下數百座小城,幾乎攻占了神殿半數地盤,神王神尊幾次差點坐不住。

    如果不是神子大婚象征意義太大,神王都想直接取消了。

    第三天,神子大婚的日子,黎明前,東海聯軍停下攻勢,整個蓬萊陷入難得的寂靜中,不過整個蓬萊的氣氛卻緊張到極點。

    特別是神城一帶,自從林昊前天強勢現身,獨戰神王邪滅尊者后,再也沒有出現,東海在這一帶也再未有任何動作,安靜的令所有人感到壓抑。因為每個人都清楚,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寂靜罷了,東海絕對會在今天整個驚天動地的大動靜,而神殿也必將做出天崩地裂的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