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情深入骨,岑總求放過 > 第884章 大結局
林梔夏和趙安虞面面相覷,不知道姜言舒和秦冉準備了什么難關,一晚上都很好奇,直到第二天岑霄他們來結親時才解開了謎底,原來是秦冉在網上搜羅來了很多接親游戲,從院門外開始,三人可謂是一路過關斬將,終于來到了新娘面前。
個個大汗淋漓,深嘆一句娶個媳婦真是不容易。
因為只有親朋好友參加的婚禮,地點更是在月亮灣度假酒店中,三對新人自然沒什么顧慮,整場婚禮下來,輕松又自在,半分繁雜的束縛都沒有。岑硯和肖念如愿以償做了小花童,伴郎和伴娘是秦修承和秦冉。
婚禮接近尾聲時,姜言舒她們就像商量好的似的統一把捧花遞給了秦冉,催促著他們覺得差不多了也可以把婚禮提上日程了。
秦冉抱著捧花和秦修承對視一眼,羞紅了臉:“三位姐姐,我還沒想好要不要嫁給他呢!”
這回輪到秦修承急了,急忙摟住了她的腰肢:“你不嫁給我還想嫁給誰?”
“我......”
秦冉盯著他那雙緊張的眼眸不禁笑出了聲:“那可不一定,萬一我將來要是遇到了比你更好看的男人呢!”
秦修承捏了捏她的臉頰:“我不會給你愛上別的男人的機會的。”
小情侶拌個嘴也是膩膩歪歪的。
整場婚禮沒有多奢華,卻十分溫馨,因為最親最愛的人都在身邊,更是他們心中最圓滿的婚禮。
——
兩年后。
姜言舒的工作室算是徹底在業內站穩了腳跟,她也變成了一個女強人,整天忙得不亦樂乎,每天不是這個城市出差就是那個國家舉辦大秀,雙針繡的美麗在她手上算是重見天日,被更多人熟知以及喜愛。
而我們岑大總裁當然全力以赴支持老婆的事業,主動承擔起了家庭責任,珺昇沒有什么重大事情需要他去處理的話,他都會把時間空出來陪伴兩個孩子。
在這期間,姜言舒生了個女兒,取名為岑玥,原本以為是一個安安靜靜軟軟糯糯的小姑娘,可不曾想頑劣活潑,可比哥哥岑硯還要鬧騰,簡直就是個小皮猴。
因為岑霄是個女兒奴,再加上長輩們的寵愛,小姑娘小小年紀便有一副混世小魔王的派頭。
不過性子皮是皮了點,姜言舒沒慣著她,該有的教育還是有。
小姑娘偏偏又是個兄控,比如在她不好好吃飯的時候,誰哄都沒用,每次都是岑硯十分淡定地接過飯碗親自喂她,岑玥該給的面子還是會給。
兄妹倆的感情好的跟什么似的,岑硯也如當初所說,只要爸爸媽媽給他生個妹妹,他會做好一個哥哥該有的責任,給妹妹無盡的疼愛和照顧。
這一點從岑玥出生一直到長大,他都做得很好。
又是一年盛夏,在國外為了大秀已經整整忙碌了一個多月的姜言舒終于回國了,飛機準時降落在南城機場。
“Susie,到了哦,馬上就可以見到岑總和兩個孩子了。”
坐在一旁的秦冉輕聲叫醒了她。
姜言舒緩緩睜開眼睛,忙了這么久,大秀總算成功落幕,她拉抻了下手臂,想到岑霄和兩個孩子,疲累瞬間煙消云散,勾著唇角笑:“你也能見到秦助理了啊!”
秦冉低著頭笑,這兩年她和秦修承的感情進展得很順利,而且她已經可以獨立接設計工作了,于是婚禮這事也就提上了日程,日子定在了年底。
她調轉了個話題:“上飛機前我接到了林姐的電話,她說等我們回國了要舉辦個慶祝Party。”
“她還說Shyann簽了不少秀色可餐,好身材的男模。”
姜言舒愣了下,這的確像是林梔夏能干出來的事,她無奈地拿起手邊的包包站起來:“我可不敢去,到時候周醒知道了,還不知道怎么哭天喊地呢!”
“你告訴夏夏,讓她做點人事,那些人出來打工不容易,給人家一點活路吧,周醒吃起醋來能滅了那些人不可!”
秦冉聞言哈哈大笑:“你說林姐都是結婚的人了,連兒子都有了,怎么還那么賊心不死啊?”
兩人邊說邊笑,走出艙內,找了行李就往出口處走去。
因為回來的航班很晚,也為了給岑霄還有孩子們一個驚喜,姜言舒沒有提前告知他們今天飛。
誰知道剛出來,一抬頭遠遠看到一個身影牽著兩個小家伙正沖著自己笑。
“媽媽——”
岑硯和岑玥一看到姜言舒,立馬向她跑過來,興奮不已,一個多月只能在手機視頻里說兩句話,兩個孩子都想壞了。
姜言舒趕忙蹲下身來抱住飛奔而來的他們:“你們怎么來了?”
“接你回家啊!”
他們異口同聲說道,抱著姜言舒親了她滿臉口水。
跟著走過來的岑霄也不甘示弱,拉來孩子們,一把將老婆抱在了懷里在她耳邊放低聲音:“老婆,你不在的這一個多月,我真的好想你,好幾次都忍不住飛過去找你了。”
姜言舒笑了一下,捧著他的臉,主動獻上了一枚香吻:“老公辛苦了。”
岑霄笑意溫柔,十分滿意,拉著她的手恨不得早點回家早點干正事!!!!
畢竟他已經獨守空房一個多月了!!!
秦冉看著一家四口,打心眼里高興,于是上前打招呼:“岑總,Susie就交給你了,拜拜!”
“小硯,玥兒,拜拜。”
“秦阿姨再見!”
秦冉才不想當那個電燈泡,只想趕緊溜,剛走出去沒兩步,就看見了秦修承,心里暖暖的,兩人沒有多余的話,十指相扣快速離開了。
姜言舒牽著兩個孩子,岑霄推著行李,他們并排走著:“我都沒告訴你們我今天回來,你們怎么知道的?還來接我了!”
“估摸著就是這兩天,我知道大秀一結束,你一定會趕最快的航班回來見我和孩子。”
岑霄說得很坦然卻又那么信誓旦旦,這叫姜言舒啞口無言了,她懷疑他是不是在自己心里安裝了監控,不然怎么會這么了如指掌?
走出機場,溫熱的風撲面而來,沒有白天里的灼燒感,反而很舒適,天上綴滿了閃閃發光的星星,像細碎的銀光鋪滿了青色的夜空,兩個小家伙還是抵擋不住困意,眼眸子半睜半開的。
岑霄和姜言舒兩人將他們在后座安頓好后才啟動車子回家。
姜言舒坐在副駕駛,聽著兒子和女兒勻速的呼吸聲,再側頭看看開車的岑霄笑得開心。
岑霄問:“笑什么?”
姜言舒抬眸看他,眼睛亮晶晶的,臉上的笑意不減:“阿霄,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岑霄騰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后腦勺跟著笑,他懂她的意思。
車子平緩地開在道路上,他們終將到達幸福的彼岸。
余生很長,恭喜我們得償所愿。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