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奶包下山:七個哥哥團寵我 > 第794章:以靜制動
  睡夢中的眾人,像是聽到了來自靈魂深處的召喚般,響應著他們心里的神明的呼喚。

  山神紫袍金帶,面容威嚴不可窺視。

  …………

  次日,陽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里,叫醒了熟睡的眾人。

  一個個眼底都帶著茫然之色。

  “我昨天做了個很奇怪的夢。”

  “我也做了個很奇怪的夢!”

  “快出來!咱們山神廟外面,真的長了很多花!”

  “我昨晚夢到有個聲音喊我過來……”

  議論聲中,不少人來到了山神廟外。

  看著殿外綻放的鮮花,全都驚呆了。

  夢到的場景,出現在了現實里!

  “山神爺顯靈了?”

  人群中,不知道誰嘀咕了這么一句。

  其余人恍然驚醒,紛紛跪倒在地:“山神爺顯靈了……”

  心里的信仰,化為無數光點從身體里飛出,飄向山神像。

  累了一夜,幾乎耗盡神力,此刻正在休息的山神,在無數光點沒入、體內后,面色恢復了些許血色。

  與此同時,江士讓和應法寧被兩位長老喊到會議室,詢問昨天探查的情況。

  江士讓如實復述了一遍,兩位長老面面相覷。

  “判官大人真這么說?”應長老不敢置信。

  江士讓點點頭:“這事還能騙人嗎?”

  應長老酸了。

  糖寶怎么不是生活在水城呢!

  “應長老,爺爺,判官大人給了山神幫助,接下來求助人應該可以出去上班了,這任務算結束了嗎?”江士讓問道。

  兩位長老對視一眼,神情復雜又沉重。

  江長老搖搖頭:“這件事的真正問題,并不是那些人不能離開家。”

  “而是他們身上的死氣。”

  應長老點頭附和:“死氣從何而來?目的又是什么?”

  大規模的出現死氣,就意味著有劫難。

  但,生死簿上并沒有異樣,很有可能,那些人都不會死。

  那么就更棘手了。

  有死氣,但不會死。

  那么大費周折的制造死氣,目的又是什么?

  江士讓點點頭。

  但很快,他突然意識到什么,猛的看向兩位長老:“你們早就知道那些人身上有死氣?”

  “如果連這點東西都看不出來,還做什么長老?”應長老瞪了他一眼。

  他們早在第一次去的時候,就注意到了那些人身上的死氣。

  昨天讓小輩兒們出去之后,他們就帶著沈溫言等人,去尋找那些人身上的死氣來源地。

  沈溫言實力不凡,還真給找到了。

  可找到之后的結果,還不如沒找到。

  荒廢的亂石場外圍,布著強大的禁制陣法。而這個禁制陣法上,還有個共生陣。

  連接著那些村民的魂魄!

  一旦有人攻擊陣法,傷害會直接轉移到那些人的魂魄上。

  他們修士的魂魄,都不見得經得住攻擊,何況是普通人的魂魄。

  三個長老,一個魔都異研會會長,一個魔都異研會掛名會長,五個人研究了半夜,也沒研究出解除陣法的法子。

  應法寧神情凝重。

  江士讓頭疼的擰著眉:“這意思是,咱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些人任人宰割,什么都做不了?”

  “啪!”

  江長老一巴掌扇在江士讓后腦勺上。

  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想什么呢,咱們現在是以靜制動。”

  “你不是說了,有那些彼岸花,危急關頭,可以短暫護住那些人的魂魄,拖延救人的時間嗎?”

  應長老點頭:“對。你們這次做得很好,有了那些彼岸花,背后之人一旦有蛛絲馬跡,我們也能馬上得到消息。”

  接下來,江士讓帶著糖寶等人,繼續去長壽山假裝調查。

  看著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出去上班的眾人,唐糖反常的有些發愁。

  下山路上,江士讓好不容易搶到抱糖寶的機會。

  看她小臉皺巴巴的,還以為是不喜歡自己抱。

  輕輕捏了捏唐糖的臉:“怎么了?就這么不喜歡我抱著你啊?”

  要不要這么苦大仇深?

  唐糖掙脫他的魔掌,認真搖搖頭:“糖寶覺得很奇怪。”

  “叔叔阿姨馬上就要離開長壽山了。”

  “可是,陣法是不可能允許人離開這么遠的。”

  就算共生陣屬于標記,跟距離遠近沒關系。

  可是,背后之人費盡心思,把那些人的魂魄跟陣法綁上共生陣,應該不可能只是想用他們的魂魄,保護陣法這么簡單。

  尤其是,他們身上的死氣,跟外圍陣法,和共生陣,都沒有關系。

  那么,就意味著,背后之人的所圖,是在陣法之內。

  唐糖說的亂七八糟,卻不影響其他人聽懂了。

  只有一個關鍵點。

  背后之人,不會允許這些被他標記過的人,離開。

  江士讓和應法寧對視一眼,目光中,皆是緊張之色。

  這就意味著,背后的人,會在眾人離開之前行動。

  那么,他們惴惴不安的硬仗,很快就要來臨!

  有了這個認知,眾人的心情都沉重了很多。

  回到水城異研會,江士讓正準備把糖寶說的消息,告訴兩位長老。

  卻見幾位長老,和司空、沈溫言都坐在會議室里。

  陣法那邊有動靜了。

  沈溫言留在陣法外面的符紙燒了,有人進陣!

  就在這時,空氣中突然出現了一層能力波動。

  山神的聲音傳來:“彼岸花出問題了。”

  眾人眼前,憑空出現一個畫面。

  山神廟外面的彼岸花叢,每一朵彼岸花、都發著光,花中間滋養的魂氣波動不安。

  沈溫言立刻起身:“走!”

  江士讓和應法寧熟練的沖出房間,準備去開車。

  被沈溫言叫住:“你們去哪?”

  “開車啊!”江士讓邊跑邊說。

  沈溫言:“開車速度太慢了。”

  話音落下,他直接抬手幾張符紙,打開冥府之門。

  水城眾人:“???”

  直接走陰?

  雖然這是最快的。

  但是……陰差真的不好相處。

  唐糖等人,連帶著賴傳和冉志都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跟上沈溫言走了進去。

  水城眾人猶豫了半秒,也跟上去。

  沒多久,沈溫言帶著眾人從冥界出來。

  面前就是亂石場陣法外。

  只見房會芳等人,雙眼空洞,目光呆滯,一個接著一個的朝陣內走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