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假千金與殘疾大佬先婚后愛 > 第653章 你什么意思啊?
  之前吳家的繼承人在黎以安還沒有回來的時候,一直都是內定的。

  是吳越弟弟吳剛的孫女,吳寒月。

  吳寒月這個人在醫學方面的天賦也是非常不錯,兩歲就能通讀醫書了。

  在別人的眼里也確實是一個天才一樣的存在,不過在一些方面終究還是有點差距的,比不上黎以安精通。

  本來還作為主人招待賓客的吳寒月,在聽到了這些言論的時候,當場就有些不爽快了。

  “我才是這個家的繼承人,她個外來者怎么能跟我相比呢。”

  其他人都覺得吳寒月這樣太高調了不太好,萬一被聽到了,還以為她是有點仗十欺人的感覺。

  非要把黎以安給趕出去,或者讓黎以安知道她就是個外人的身份,不配得到重用。

  “那又怎么樣?反正這繼承人的位置只能是我的,畢竟這家里早就已經內定好了。”

  吳寒月認為黎以安想搶她繼承人的位置,心里一開始就產生了憤怒。

  所以,在看到黎以安過來跟自己打招呼的時候,她一直都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

  “你過來跟我打招呼,還真是活久見了,畢竟人家都說你的脾氣可比山上的海拔都高。”

  動不動就對人甩臉子就算了,現在還哄的吳越團團轉,讓別人明目張膽的稱呼她是未來的繼承人。

  黎以安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這么的生氣,畢竟自己好像跟她沒有什么利益方面的牽扯。

  “你這樣做讓我覺得很奇怪,我應該沒有得罪你的地方吧?”

  “你是沒有得罪我的地方,但是我就是單純的看你有些不爽快,沒有人說我非得對著諂媚吧?”吳寒月沒好氣。

  黎以安其實也才剛剛被接回來不久,在外人看來她確實是受盡萬千寵愛的,今后的生活必然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但是只有黎以安很清楚,如果自己沒有很強大的實力去維持這份寵愛的話,那么后續在這個家里生存必然是非常的艱難的,所以很多時候自己必須得有強大的實力才行。

  也正是因為想到了這一點,所以黎以安才想著要迅速的解決這些問題,避免給自己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但是面對吳寒月這莫名其妙的言論,黎以安心情自然是有些不爽的。

  “我不知道咱們兩個人之間有什么矛盾,如果有也只能是你單方面對我有影響。”

  吳寒月一開始就沒想過要針對黎以安,但是看到黎以安單翻兩次的過來爭論的時候,她就有點忍不住了。

  “你什么意思啊?難不成你覺得自己得到外婆的寵愛之后,就有資格在這里跟我說話了嗎?”

  她吳寒月可是這個家未來的繼承人,誰看了都得禮讓三分的偏,就只有黎以安非得這么不講道理。

  黎以安大概是知道吳寒月為什么會這么討厭自己了。

  黎以安笑笑:“我沒有那么多的心思想跟你爭,我只是在外婆的引薦下跟幾位長輩聊天罷了。”

  現在吳寒月開始懷疑,吳越為什么要舉辦這個宴會,是不是就是為了給黎以安引薦人脈的。

  若真的是如此,那把她這個未來的繼承人置于何地呢?

  還是說她只是揮出去的那顆棋子罷了,隨時都可以找個人來替換掉。

  吳寒月內心真的非常的復雜,他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辦。

  哪怕身邊已經有人勸阻過了,但是大門根本就忍耐不住。

  黎以安絕對不能夠撼動她的地位,這是必然不行的。

  另一邊的孫藝,也是偷偷摸摸的進入了吳家的家庭聚會中。

  說到底他們孫家和吳家還是有點交集的,雖然這只是一個家庭聚會,實際上也管不了他們這些小孩。

  畢竟看在大人的份上,也不會覺得這個小孩想來他們家里搞破壞之類的,大多都是裝作看不見,只要不給他們添亂就好了。

  剛來到這個地方的孫藝,就想要尋找黎以安的下落。

  “跑到哪里去了?我怎么找了半天都找不到。”

  聽說今天就是想為黎以安辦個宴會的,所以他想過來看看具體的情況到底如何。

  若是真的有機會能夠跟黎以安見上一面的話,那就好了。

  畢竟從那天之后他就沒再見過黎以安,心里就非常的想念。

  找了半天連個人影都沒有,哪怕是想跟別人打聽,但是又害怕別人對他盤根問底的,到時候回去又免不得是一頓搓磨。

  “算了,我還是挺怕我家里人的,想個辦法吧。”

  還沒找上黎以安呢,就直接撞上了吳寒月。

  吳寒月一看到孫藝這躲躲藏藏的,直接就把他抓了過來。

  “好家伙,我們家的家庭宴會,你怎么就跑到這來了?”

  一聽這話,孫藝立馬就反駁說他只不過是想湊湊熱鬧罷了。

  “你以為我是來看你的嗎?你可真是會給自己臉上貼金,我只是想來看看黎以安。”

  是啊,黎以安長得又好看,而且各方面的能力又突出,只要是認識黎以安或者是聽過一點名號的人都會想著來找她。

  但是吳寒月才不相信呢。

  “你就擱這胡說八道吧,你肯定就是想來看我的笑話的對不對?”

  要知道,黎以安的出現給自己帶來了一些麻煩,所以黎以安的存在就是一顆定時炸彈,讓自己心里很不爽快。

  你孫藝根本就不想跟吳寒月說些什么,畢竟兩個人從小就是不對頭的冤家,只要一見面,那必然就是爭吵的。

  反正孫藝現在就想看到黎以安只要是能見黎以安一面,那他就安心多了,至于別人的為難,也不至于會給自己添太多的亂字。

  “我說你能不能離我遠一點,我說了我不是來找你的,你只要離我遠一點,下次我絕對就不說你的壞話了。”

  吳寒月怎么可能會信孫藝的這些鬼話呢?她非得拉著孫藝。

  “你少在這里跟我胡說八道了,你跟黎以安什么時候這么熟絡了,除非是你背著我做了些什么。”

  一想到黎以安來到這個地方以后就接連的認識了自己的幾個伙伴,甚至連長輩都被他耍的團團轉,吳寒月就覺得有些憤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