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盜墓合法?我頂流歌手在線盜墓 > 第366章 天真回信(大結局)
  二兒子和人合伙做生意,結果配了個底朝天。

  甚至將自己結婚收到的彩禮錢都給賠進去了。

  而且這還不算完,更是欠下了很多的外賬。

  結果自然就是老夫婦將外賬攔了下來,二兒媳這才沒有離婚。

  本以為這事情也就這樣了。

  可天有不則風云。

  沒過多久,這老夫婦的婦人就死了。

  據說死的那天天降大雨。

  擺放在棺材兩側的花圈竟然無風自起。

  當時棺材前燃燒紙牛紙紙錢的火已經升了起來。

  幸好有棚遮掩這才沒有被大火澆滅。

  然而那無風自起的花圈,竟然立在那火堆前足足得有幾十秒。

  隨后才倒入了那火堆之中。

  這件事情在當時的村子里傳的是風言風語。

  而在當天晚上,村子里很多加不滿一周歲的孩子都是哭鬧不止。

  不論怎么哄就是不睡,一直哭!

  而后來您知道他們是怎么解決的嗎?

  “怎么解決的?”

  龍老問道。

  紀念說。

  “村里上了年紀的人說,這是冤魂不散!”

  “但是應該并無惡意,只是放心不下自己那不爭氣的二兒子!”

  “所以當時家里有孩子哭的老人,就抱著孩子一邊哄一邊對著空氣罵!”

  “什么話臟就罵什么!”

  “而且要非常厲害的罵!”

  “這樣罵了一會,孩子就停止了哭泣,然后便入睡了!”

  “這種辦法屢試不爽!”

  “您哪位故友說,這就是喝鬼之術的由來!”

  “人總是怕鬼,可殊不知鬼更怕人!”

  “這謾罵聲雖然看似荒誕,卻是能將那些不干凈的東西給震退!”

  “宋溏在西王母宮里使用的喝鬼之術,應該和這個是一樣的!”

  龍老聞言點頭。

  說實話,他沒想到這喝鬼之術竟然是如此而來的。

  有些時候你不得不承認,老祖宗留下的東西總歸是有一些道理的。

  或許在當時科學無法解釋。

  但是不正應了那句話。

  存在既是合理的!

  龍老起身問道。

  “對了,我聽說宋溏有了一個兒子?”

  紀念聞言點了點頭。

  “已經兩歲了!”

  “秦軟是黑戶,沒有戶口!”

  “這孩子是胖子幫忙找人過繼的戶口!”

  “沒上幼兒園,似乎是準備直接上小學的!”

  龍老點頭。

  “他們在那偏僻的村子里,自然不需要上幼兒園!”

  “你沒事多關注一下他們!”

  “至少別再鬧出什么事情了!”

  “有些事情,就永遠爛在我們肚子里吧!”

  紀念點頭。

  ......

  時間如梭。

  美好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

  轉眼又過去了三年。

  小崽子也到了五歲。

  距離上學也沒幾年了。

  這天秦軟從村委會回來。

  “村長說,小崽子也快到了上學年級!”

  “如果還是聯系不上胖子安排的過繼人!”

  “我們得想其他辦法了!”

  宋溏聞言笑道。

  “快了!”

  說著他揚了揚手中的東西。

  秦軟看去,發現那竟然是一張照片!

  照片一角寫著一行字。

  “已經動身,不日可聚!”

  “他們回來了?”

  秦軟問道。

  宋溏點了點頭。

  秦軟見他看著照片出神,于是指著照片上一個陌生的男人問道。

  “他是誰啊?沒見過他!”

  宋溏笑道。

  “他是天真的朋友!”

  “叫潘子!”

  “潘子?”

  “長得倒是挺結實的,你上給他們回信,就是讓他們去找他的嗎?”

  “嗯!”

  宋溏點頭。

  秦軟將頭埋下了宋溏的肩膀上問道。

  “我們還回去嗎?”

  宋溏淡淡道。

  “那邊早已無牽無掛,就不回去了吧!”

  “至少在這里,小崽子很開心!”

  “我也不想失去目前所擁有的一切!”

  秦軟點頭道。

  “我也是!”

  “只是蛋兒和馬泡也不小了,你也得替他們張羅一下,好盡快成親才是!”

  宋溏笑道。

  “他們可都是身價百萬的有錢人!”

  “要是真想結婚,還需要我張羅嗎?”

  “說到底,還是沒玩夠!”

  秦軟無奈嘆了口氣,也懶的再去管!

  宋溏則是忽然沖著門外喊道。

  “小崽子,別玩了!”

  “今天的功課做了嗎?”

  “在偷懶不練發丘指,隔壁的二妞長大可就要嫁給別人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