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大明英華 > 211章 天工開物
  很快,江南地區進入了插秧、播種棉籽的農忙季節。

  鄭家莊數百營兵和后備的農兵,又全部恢復了農民的身份,停止軍事操練,鉆進田間地頭,開始和家人們一道,利用千百年積累下的智慧與技能,向天地討一口飯吃。

  是的,其中不少來時孤家寡人的遼民光棍,短短數月,已有了家人——崇明本地姑娘開始嫁入鄭家莊。

  “花二,昨天給幾對新成親的莊戶發出去的份子錢,你入賬了嗎?”

  近午時分,鄭海珠走進院子,在門口向少女花二問道。

  花二正背朝外地編織韁繩,一聽身后傳來鄭夫人的聲音,嚇得一個激靈,忙轉頭起身,惶恐道:“我,我忘了。”

  “是忘了,還是沒學會記?”

  “是……都是……夫人,你就放過花二吧,花二忘性大,又笨,真的做不了帳房。”花二帶了央告之色道,“夫人,花二是女子,沒有男子們聰明,莫說記賬,就是看看這些賬本,都湖涂了。”

  “瞎說,”鄭海珠打斷她,“我們松江炮廠訓練炮手怎么演算的,就是女子,教你記賬的唐阿婆,不也是女子?什么沒有男子們聰明,男子們都修不好的騾車,你就會,哪里比他們笨了?”

  花二不敢、也沒有理由再反駁,只垂頭癟嘴。

  她多希望,唐阿婆還是唐小妹,眼睛沒有花,這樣就不用帶徒弟接任鄭家莊帳房了。

  鄭海珠看看沒有進展的賬本,并未真的惱火。

  侄兒和范破虜成婚在即,她眼面前,下一代般親近的小輩,這一陣只有花二。

  她對這個早早沒了娘、但求生能力極強的女孩子,很喜歡,總想著也讓她學一門立身的手藝,而不是圈在身邊給自己當司機。

  鄭海珠附身,撿起地上的馬鞭遞給花二,和聲道:“你唱歌那么好聽,但讓你學戲,你說丟人。唐婆跟我夸了好幾次你性子老實,帶你記賬,你又說頭暈。你莫非想給我趕一輩子騾車?”

  “嗯哪,我就想給夫人趕車,唱歌只給夫人聽。”花二抬起頭來,很認真地盯著鄭海珠。

  鄭海珠啞然失笑,輕嘆一聲,拍拍姑娘的肩膀:“跟我來,放心,不是去唐婆那里學記賬。”

  騾車蹄音嗒嗒。

  車子穿過一派忙碌景象的水田、棉田和鹽田,來到莊子新拓寬的小河邊。

  崇明位于江海交匯處,島上河溝本就星羅密布,只是缺乏疏浚,不少淤塞干涸。

  鄭海珠從當年在松江打通上下黃浦、興建航運碼頭的治水工匠里請了幾位老師傅來,開鑿河道,重整地勢,引入活水。

  新開河不但不臭,而且能提供一些水力支持。

  鄭海珠命名為“蘇州河”,吳邦德等人問緣由,從后世上海來的穿越者笑笑,只說是相信崇明島能像蘇州府一樣繁華富庶。

  此刻,崇明版本的“蘇州河”邊,已經聚了一堆人。

  鄭海珠走過去,向吳邦德身邊一位儒巾男子道:“宋先生,此地如何?可以借力嗎?”

  ……

  宋應星這一年三十三歲。

  離他著成并發表《天工開物》,還有二十年左右。

  這位自小就聰明過人又博覽群書的江西讀書人,五年前在南昌府的鄉試中名列前茅,得了舉人的功名,其后赴京會試,卻兩次不中。

  去歲,鄭海珠到南京去看盧象升,將這幾年士林名氣甚大、春闈卻落榜的讀書人打聽了些個,聽到“宋應星”的名字時,差點失去了面部表情管理能力。

  在古代,要找個人太難了。

  鄭海珠作為穿越者,開局時一頭扎進人文薈萃的江南,主動、被動地結識了幾位大明英才式人物,大約耗光了金手指血值。

  待跑到福建揍紅毛時,她數次向俞咨皋、許心素等地頭蛇打聽宋應星,只因恍忽記得這位殿堂級科學家是閩人,奈何地頭蛇們的反饋都是:“四處問過了,沒這號人物。”

  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盧象升那里有了線索。

  盧象升和宋應星都是萬歷最后一屆會試的落榜考生。

  優秀之人往往彼此吸引,這兩個南方考生又都熱愛火藥機械之竅、金木錘鍛之妙,科場上鎩羽而歸、科學上一拍即合,就此有了交情。

  鄭海珠果斷地請盧象升出面牽頭,約宋應星到南京見面,自己要禮聘他前往自己的根據地做專家指導。

  如此運作了小半年,入夏時節,宋應星終于從江西白鹿洞書院北上,來到應天府,又由吳邦德接到崇明島。

  宋應星昨日上島,鄭海珠在碼頭迎接他,開口喊的是“宋先生”,不像吳邦德,喊他“宋老爺”,但提起松江炮廠的孫元化時,鄭海珠用的卻是“孫老爺”的稱呼。

  孫、宋二人年紀相彷,又都已是舉人之身,照理同一個人,對他們的稱呼應當一致。

  宋應星卻渾無怫然不悅之色。在他想來,眼前這婦人雖小上自己好幾歲,但已有朝廷敕命,又得盧象升那樣的青年俊杰尊崇,必也是個人物,稱呼自己一聲“先生”,已是待客之道。至于女子身懷六品敕命、稱呼孫元化那個舉人卻是“老爺”,想來如吳管事介紹的,二人早年就以協力打造火器,識于微時的習慣而已。

  頭一個細節之后,鄭海珠對宋應星在應酬中謙和、在走訪時好奇的個性特點,也頗有好感。

  晚間在吳邦德那個征服潔癖患者的整齊院落里,設席給宋應星接風之際,鄭海珠除了聘金,還準備了一套蘇州上乘書坊的見面禮。

  分別是宋人蘇頌的《新儀象法要》,宋人沉括的《夢溪筆談》,元人郭守敬的《授時歷》,明人李時珍的《本草綱目》。

  這禮,送到了人的心坎上。

  席間,鄭海珠不時提及,天地遼闊,事物有因,人力固然渺小,但人心可查萬事之因、循萬物之跡,博學者不去研究棗花梨花這樣實實在在的花兒,而糾纏于“楚萍”這種祥瑞玩意兒到底長啥樣,善畫者不去好好琢磨犬馬屋宇的結構,而熱衷于琢磨云氣鬼魅怎么落筆設色,真正滑天下之大稽。

  宋應星哪里想得到,這些觀點,都是一個幾百年后的現代人,從他老宋幾十年后的書里,囫圇著批發來的。

  他唯覺得,鄭氏女講得精彩,眼界見識,與自己在白鹿書院的恩師,不遑多讓。

  知音之見,是最好的社交潤滑劑。

  今日一大早,宋應星就興致勃勃地來到“蘇州河”邊,準備完成鄭夫人交辦的任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