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大明英華 > 160章 兜生意與復仇(上)
  馬祥麟迎到張鳳儀時,看到新婚妻子滿面沮喪。

  “我太蠢了,只顧看鄭姑娘他們變戲法放水、收拾莽古爾泰,看完后去圍佟家莊時,那個通敵的莊主佟養性,已經帶著幾十口人,跑了。”

  張鳳儀后悔不已,給馬扔了個糧袋。

  旋即,驀地意識到,自己作為妻子,有點不合格。

  她忙回頭,走到檢查馬蹄的丈夫身邊,一把將他拽起來,拍打著他牛皮護住的手臂,又去扯他的頭盔,一面道:“你沒傷著吧?有沒有又叫人賺去一塊皮?”

  馬祥麟“嘶”了一聲,阻住妻子的手,無奈地嗔道:“我能有什么事,建州人還能在我這里討去便宜?倒是你的氣力大,拉馬拖驢似的,你輕點行不行?”

  張鳳儀不理他,繞到背后又看了看,銀甲上血跡斑斑,應該都是敵人受戮時濺上的。

  她松口氣,“哧”一聲道:“我力氣不大,怎么能開滿弓?”

  抬臉正對上丈夫也在打量自己的關切目光時,忽地竟起了幾分羞窘。

  她想起自己這半年多才漸入佳境的人婦生活。

  雖然婆婆秦良玉威名遠播,父親張銓也向母女倆保證,馬祥麟人品相貌皆是上乘,但去年初秋成親之際,張鳳儀還是不太情愿。

  她不想這么早就嫁作人婦、生兒育女,她還想過好幾年放馬打獵、自由自在的日子。

  親迎之日,看清夫婿真人,張鳳儀才生出歡喜來。

  好一副氣宇軒昂的模樣!

  就連面頰邊的那條疤痕,都給英武的相貌又平添幾分草莽勇悍之意。

  母親竟然還抱怨父親,堂堂三品文官,招回來一個南蠻子武將做女婿。

  母親真是錯得離譜,京師那些仗著老子富貴而斗雞遛鳥的紈绔,如何能與這樣天神般的“南蠻子”比得!

  然而,新娘子滾燙出爐的怦然心動,那股熱烘烘的歡悅,很快被澆涼了。

  夜里,馬祥麟進到洞房時,滿身酒氣,臉并不紅,反而有些青白色,襯著一聲不吭的態度,讓服侍左右的丫鬟都露出怯懼和疑惑。

  馬祥麟遣散仆人,回過頭來,油燈映照下的眼神,一看就清醒閃亮,那眼神卻不與張鳳儀觸碰。

  紅袍奪目的新郎官,整個人只透著漠然。

  張鳳儀性子豪爽,可她不傻、不遲鈍,她的憧憬,頓時偃旗息鼓。

  馬祥麟脫下喜服和中衣,垂著眼朝她走過來時,張鳳儀曾地起身,旋風般卸下鳳冠和嫁衣,走到桌邊一口將兩杯合巹酒都喝了,回頭對有些愣怔的馬祥麟道:“你沒興致,我也一樣,我可不懂怎么哄你,咱們干脆各歇各的。”

  言罷,噗地吹了燈,蹬掉鞋子,翻身上炕,拿背嵴對著新郎官。

  過了三天馬祥麟練槍、張鳳儀練射箭的日子,二人才圓房。

  小馬將軍守土盡責、完成人夫的義務后,喘息甫定,帶著略顯生硬的歉意道:“親迎那日,是我不對。”

  張鳳儀拍拍他的后背,把他推下來,不以為然道:“今日對了,就行。”

  然后繼續翻身睡覺。

  這個坎過了,后頭的日子順暢起來。

  兩口子關于武功與兵事,越來越能說到一處去。初雪前買到大批好馬后,二人更是幾乎整天泡在練兵場了。張鳳儀開始享受自己的新婚生活,及至婆婆秦良玉沒什么猶豫就答應她隨夫出征時,她更是認定,父親的確沒有替她找錯人家。

  而此刻,剛剛經歷過一場生死惡戰的馬祥麟,也被妻子的精神面貌所吸引。

  真沒想到,一派儒雅斯文的張侍郎,竟有這么個虎里虎氣的千金。

  沙場浴血的男子里,有的鳴金下馬后,醉心于乖順柔媚、恨不得伏拜于腳下的女子,但馬祥麟不是。

  越是張鳳儀這樣沒有曲意逢迎、只有活力迸射的性子,越讓馬祥麟感受到生存下來的真實,以及繼續前行的旺盛血氣。

  馬祥麟抬手,摘去妻子鬢發間積攢了三天的各種草屑,板了十幾個時辰的殺人臉上,終于浮現一絲溫柔。

  “你是不是一直吃干糧?走,進撫順城,我帶你吃笨雞燉蘑孤。”

  “好,叫上鄭姑娘,我還沒聽她把火炮的事說完。”

  “鄭姑娘和戚金的義子,怎么落后你們那么多?”

  “鄭姑娘騎不了快馬,和那些礦工一起坐的馬車,鄒將軍派人護送著。吳公子和那個姓孔的毛家親兵,看到莽古爾泰撤軍后,就趕往撫順了。”

  “哦。”

  ……

  申末時分,陰雨整日的天空,云翳漸散,殘陽最后幾抹熔金暉光,自云破處潑灑下來。

  鄭海珠從馬根單吐到撫順城,蒼白的臉靠著落日的康慨涂抹,才顯出幾分紅暈。

  她不暈車,她暈人頭。

  人頭是計算軍功的重要依據。撫順城外和馬根單軍堡鳴金后,明軍依然遍布戰場,一面砍人頭,一面把無頭的女真尸體堆在一起焚燒,以免發生疫情。

  鄭海珠再是躲閃,也無法避免地看見那一車車各具特色的人頭。

  兇狠的,驚恐的,張嘴豁牙的,眼球爆凸的,只剩半個腦殼、白乎乎粘著未干腦漿的。

  死前最后一刻的所歷所感,都寫在那一顆顆金錢鼠尾的頭顱上。

  血戰后,滿世界都是人頭,實在令她這個尚未適應古代戰爭實況的現代人,有些招架不住。

  就連她下車后往撫順城走了沒幾步,都會有一顆人頭咕嚕嚕滾到腳邊。

  迎面傳來怒罵:“傻兒子們,把老子的話都當大風刮過嗎?砍韃子人頭,不能砍斷辮子,回頭怎么串一起?你們看看,這西瓜似地滿地滾!”

  旋即,怒罵變成朗笑的歡迎。

  “鄭丫頭,你咋這時辰才回來,走,毛伯伯帶你去吃笨雞燉蘑孤。”

  ……

  撫順軍衙后院,火把通明。

  衙門的伙夫支起兩口大鍋,里頭燉著肥壯的閹雞和濃香的松蘑。

  遼東總兵張承胤的勤務兵,特意拿出近年才從隴西傳入的“辣火”,也就是后人所說的辣椒,摘成碎末,撒入鍋中。

  已經去撫順客店里痛痛快快洗了個熱水澡的鄭海珠,本來覺得大部分元神已經回到軀殼內。

  此際往鍋邊一坐,看到那紅黃黑白各色相間、油乎乎的亂燉,登時想起白日里所見的戰場景象,胃中又翻騰起來。

  她的身邊,張鳳儀吃得不亦樂乎,父親的責怪,完全不影響這個另類千金的胃口。

  張銓今日出了沉陽,等在撫順東邊,午后接到捷報后,飛馳趕到撫順,聽到坐鎮指揮的張承胤、頗廷相兩位總兵狠狠夸贊了一番女婿馬祥麟的戰績,面上不顯,心中還是很得意的。

  孰料,沒過一個時辰,他竟在撫順城中看到了自己的女兒,據女婿交待還是已經在馬根單附近做了三四天哨探,張銓頓時老眼一黑,又驚又氣,礙于秦良玉的關系不好斥責馬祥麟,只能撿開飯的時候,數落一頓張鳳儀太不知輕重。

  繼而千叮嚀萬囑咐:“你和祥麟都記住,此事切不可讓你娘知曉!”

  狼吐虎咽的張鳳儀,初時只老實聽著,后來嫌當爹的太啰嗦,咕噥道:“行了侍郎老大人,你快去給功臣們敘功吧。別忘了給我這夜不收也算一份。”

  見父親終于走開了,張鳳儀嚼著蘑孤,側頭向鄭海珠請教起火炮知識來。

  又夾一大塊沾滿了雞油和鮮紅辣椒汁的松蘑,塞到鄭海珠的陶碗里,沖坐在總兵和毛文龍、戚金那一桌的馬祥麟努努嘴:“祥麟沒騙我,遼東的蘑孤就是比關內的好吃,阿珠你都餓了一天了,怎么不吃哪。”

  鄭海珠看到那顫巍巍一塊人肝似的蘑孤,忙挪開眼珠,強作輕松地站起來道:“我去兜個生意,回來再享用。”

  來到張承胤主持的桌前,鄭海珠掏出從客店背來的好東西,恭敬地給每位上官上將發一份。

  那是她早已準備好的。

  諸人接過一看,蛐蛐兒罐大小的一個錫盒,打開后,一股怪味兒。

  清河守將鄒儲賢是個大老粗,因收禮、設伏等幾個回合,已和鄭海珠熟稔,大咧咧道:“鄭姑娘,你這是茶葉吧?發霉了喲。”

  遼東副總兵頗廷相也起于行伍,沒讀過私塾,問身旁的馬祥麟:“小馬將軍,你識字不?這盒子上,刻得啥字兒?”

  “暢飲紅茶,勇闖天涯。”

  戚金瞇著老花眼,已念了出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