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大明英華 > 151章 栽贓(下)
  好好的家庭聚會,變成鬧劇。

  依蘭珠很快意識到鄭海珠這個明國商婦多么機靈,第一時間就退到了屋外,免得尷尬。

  她于是也扶著婆子的手站起來,向阿巴亥行禮告辭。

  到了馬爬犁上,依蘭珠沉寂須臾,實在忍不住,向鄭海珠抱怨:“前手剛拿了我們上好的衣料,后手就當著我的面罵明國男人是糟老頭子,這,用你們明國人的話說,不是指著和尚罵賊禿么?都是些什么人哪!”

  鄭海珠柔聲安撫:“夫人莫在意,一個小孩兒不懂事亂說話,又或者是妒忌夫人在西邊過得好。”

  依蘭珠被鄭海珠擼到了順毛,側著深吸幾次氣,轉出一絲得色道:“那倒是,看看那個什么阿巴亥,貴為大妃,穿得還不如我們李府的管事婆子。”

  依蘭珠遠嫁時,努爾哈赤的大妃是富察袞代,也就是依蘭珠母親的好姐妹,如今五十多歲的富察氏年老色衰、恩斷愛弛,住在兒子莽古爾泰家中,大妃的尊寵被正當盛年的阿巴亥所奪,依蘭珠此番回來得知后,對于阿巴亥自然沒什么好氣。

  建州女真以西為貴,幾大貝勒住在努爾哈赤后宮的東邊。

  馬爬犁往東走了沒多久,莽古爾泰就在夜色中迎到了依蘭珠一行,帶回自家院子里。

  已顯露蒼老之態的富察氏,見到依蘭珠就往懷里摟,忽地又輕推開,仔細瞧瞧,道聲“和你額娘年輕時真像”后,再次抱著她哭起來。

  鄭海珠則與穆棗花,從爬犁上抬下最后一個裝滿禮物的箱子,恭敬地獻給莽古爾泰。

  因白日里努爾哈赤的態度轉變,莽古爾泰此刻對鄭海珠,也不全然當作包衣一樣兇狠,只甕聲甕氣道:“按照大汗的吩咐,明日我的侍衛會帶你去正黃旗衙門找筆帖式。你的那兩個侍女,就服侍格格去祭拜,一步也不準離開。”

  鄭海珠低頭應聲。她明白,這是對她們明國來人的監視,最大程度地限制她們的活動范圍,以防她們刺探到什么。

  不過,以努爾哈赤狐貍般狡黠的性格,他在出征前,絕不會像幾年以后明廷發動薩爾滸戰役那樣,事先就四處張揚。歷史上,建州女真打撫順城的前一天,努爾哈赤才在赫圖阿拉發布“告天伐明七大恨”。而此時,就連砍樹造攻城器械,都被女真人對外謊稱為造馬廄養馬,以防消息泄露。

  所以,限不限制鄭海珠她們的活動范圍,意義不大。

  況且,鄭海珠作為知曉歷史進程的人,此番非要涉險走一趟赫圖阿拉,目的不在于搜集到她早已知曉的軍事計劃,而在于賦予自己一段“實地到過建州女真老巢”的經歷,好讓張銓和毛文龍相信她三分記實、七分栽贓的稟報。

  ……

  一夜安眠。

  翌日大早,莽古爾泰的親兵就來押著鄭海珠去汗宮大衙門南邊的各旗衙門。

  八旗衙門,同樣建造得很粗陋,墻基的磚塊,大小尺寸不一致,能相親相愛地砌在一起,也是不容易。墻的上半截用黃泥湖成,頂上則蓋著稻草,竟連瓦片都沒有。

  但每個衙門前的幾排武備架,在鄭海珠看來,才是巨大的亮點。

  鎧甲,長刀,順刀,步弓,重箭。

  最可一觀的,是步弓與重箭。

  建州女真是山林獵人出身,為射殺大型勐獸或者野豬之類皮質堅韌的獵物,他們用的不是蒙古人那樣的小弓輕箭,而是長度接近成年男子身高的大弓,箭失的長度也達三尺,箭鏃銳利如鑿,破甲能力很強。

  鄭海珠看到這樣的射殺型兵器,大致明白了,在未曾擁有大炮這樣的攻城利器前,努爾哈赤打下撫順城,用的是“騙”,騙開城門后近距離射殺。后來的薩爾滸戰役,則不管明軍幾路來,努爾哈赤的戰術都是,瞅準一支明軍,欺身到近處,用狩獵的方式,在曠野中絞殺對手。

  他們騎馬的技術肯定沒說的,但很多時候是下馬步戰。而他們造房子和紡織的技術再劣等,打鐵制弓的功夫卻很牛,做出的冷兵器十分厲害。

  所幸,和昨日在王城內和莽古爾塔家里看到的武備情形差不多,今日在各旗衙門前,鄭海珠仍然沒有發現任何火銃的影子。

  進了正黃旗衙門,里頭一個穿著獸皮坎肩的小個子男人迎過來。

  “姑娘可是姓鄭?在下是此間的筆帖式,已得大汗旨意,筆受姑娘所言。”

  女真人所稱的筆帖式,類似漢語里的“文書、書吏”。

  鄭海珠抱拳行禮:“請教尊駕如何稱呼?”

  “我姓佟,名養定,養真氣的養,定操守的定。”

  那筆帖式難得碰見個說漢話的,自然要拽文過過癮。

  鄭海珠將他的名字嚼了嚼,面露真誠贊美的表情:“呀,真是好名字,山海萬里無極,唯養性定心,方能觀其自在。如此意境飄渺,敢問先生祖上可是遼東的書香大家?”

  佟養定聞言,心里就像數九寒天熨上個小暖爐。筆帖式原本是低級職員,莫看平時能出入八旗衙門,在大小武將眼里,也就和牛錄里的包衣差不多。

  一貫被粗野對待的佟養定,今日忽地能和一個秀氣的漢人說上文明的語言,還被聽起來雅致的句子恭維出身,實在心花怒放。

  他上唇那兩綹細細的老鼠胡子,仿佛都要飛起來。

  人一高興,話匣子就打開了。

  “鄭姑娘謬贊謬贊。先大父與先父都未進過學,一直在遼東做山貨東珠買賣,到我這一輩,幾位堂兄也承襲家業,只送我讀過幾年圣賢書,原想著在撫順考生員,但被大汗看中,招為筆帖式,原是和額爾德尼巴克什一道創制滿文,姑且算得半個讀書人吧。”

  巴克什,是蒙語“博士,會書寫的人”的意思,額爾德尼,是努爾哈赤下令在蒙語基礎上創制滿語的牽頭人。

  鄭海珠繼續演繹著自己眼中的崇敬之色:“原來是佟博士。那佟博士的叔伯父兄們,如今還在明國那邊?”

  “在,在,每年那邊有好幾次大集哩,撫順、開原的馬市都熱鬧得很。”

  “哦,那可真巧,”鄭海珠笑道,“其實我也是經商之人,佟先生府上何處?明年我去拜訪,看看有沒有什么可以買了運去南邊的。”

  佟養定毫無防備,合掌道:“那敢情好。我們佟家居于撫順南面的馬根單,如今家主是堂兄,叫佟養性,我給姑娘寫一封信吧,請堂兄好好招待。哎呀,鄭姑娘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

  這佟養定一邊說,一邊就殷切地轉去桉頭鋪紙,提筆寫起來。

  鄭海珠看著他熱情歡喜的模樣,摁下一絲不忍,心道:馬根單,佟養性,記住了,屆時不是你堂兄好好招待我,而是我們好好招待你堂兄。

  佟養定很快寫完引薦的信箋,交給鄭海珠。

  鄭海珠接過,先贊字好,又問這可是樺皮紙。

  佟養定道:“明國的紙太貴,用不起,這是用老城附近的芨芨草和萱草打成碎漿做的,滿人叫桑皮紙,承磨倒也不會因開,湊合能寫。”

  鄭海珠暗喜,我要的就是你們這“獨一份”。

  她于是坐到佟養定對面,彬彬有禮道:“佟先生,咱開始畫輿圖吧。畫圖之前,我先把一些新鮮名字說給先生聽,敬請先生筆錄。明國之外呢,有七處浩渺大海,泰西人稱之為七大洋。”

  “七-大-洋。”

  佟養定工工整整地記漢字于桑皮紙上,又在邊上寫好蚯引纏枝似的幾個滿文。

  鄭海珠滿臉好學地湊過去:“這就是佟先生與額爾德尼創制的滿文?看著頗難。”

  佟養定道:“其實會說蒙語和滿語的,就不難學。比如這個七,滿文發音‘那單’,取的是蒙文的各一半發音……這個大字,滿文造字法也是同理。”

  鄭海珠露出若有所悟之色:“原來如此,是以,記熟了滿文所對應的發音,看到就能讀出來,再根據讀出來的字,領會意思?這與我們漢人造字的法式,大不相同。”

  佟養定頷首。

  鄭海珠道:“繼續說這七大洋。最大的分為南北二洋,名太平洋,因水手恨其波險濤深,祈求往來平穩清明。”

  佟養性又唰唰地以滿漢兩種文字寫下。

  鄭海珠撿出“南、北、恨、明”四個字,再次故作探究地問了滿文的對照字母。

  佟養定一一告知。

  如此,整日下來,鄭海珠學到了她要栽贓給努爾哈赤的二十幾個滿文。

  其實,也不是栽贓,提前劇透而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