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大明英華 > 第八章 竟是君子
  二當家牛承忠,精赤著上身,右手提著一桿長槍,左手挎著件甲衣。

  身后是平日里隨侍他左右的兩個兄弟,亦帶著長槍和甲衣。

  那甲衣,是棉甲。乃用特制的絹布塞入棉花,細密衍縫,然后水洗,以工具拍打、碾壓,再放到烈日下曝曬,使棉花纖維與絹布緊密貼合,仿佛硬質薄板,作用自然不是保暖,而是成為一件能抵御部分冷兵器、又比鐵甲輕盈許多的戰衣。

  牛承忠當初來到水寨時,除了一小股人馬,還帶來幾套棉甲,送給大當家和幾位老資格的兄弟。這種來自北方的制作精良的棉甲,比本地粗制濫造、重得像棺材板的破鐵背心好穿,大當家和二當家親自出馬做大買賣時,會穿,是以匪徒們都識得。

  看守牲口棚的土匪,盯著渾身汗淋淋的牛承忠,又恭敬又詫異地問道:“二當家,都快丑時了,你這是做啥?怎滴還扛槍帶甲的?”

  牛承忠把棉甲扔給身后的親隨,解下纏在腰間的白色中衣,擦著胸前的汗珠,輕描淡寫道:“老子睡不著,和弟兄們練練槍,試試槍頭劃甲的力道。”

  “喔,那二當家來找小的,是要……”

  牛承忠嗤一聲,沒好氣道:“找你這赤佬作甚,我來提里頭那個小娘們兒。”

  “啊?”看守一呆,陪著小心道,“那個丫鬟?”

  “怎地,不行?那丫鬟,大當家應承了給我。方才練槍,把火頭練了上來,老子干脆,今天就和她做成鴛鴦。”

  “這……呃……好,小的這就給大當家開門。”

  看守巴結地應著,撈起腰間的鑰匙,心里嘀咕,二當家入寨時沒帶家眷,這大半年的也不見他弄女人回來,兄弟們背地里都猜測他是不是喜歡做“谷道生意”的,原來見了水靈的年輕女秧子,也會如此猴急。

  鎖頭叮啷一聲響,門被不那么客氣地踹開。

  已經站起來的黃尊素,拖著鐵鏈迎上去,直面比他高半個頭的牛承忠。

  他和屋中兩個女子一樣,都聽清了牛承忠在院中說的那些粗俗之語。

  黃尊素抬起鎖著鐐銬的手腕,沖牛承忠一個抱拳,朗聲道:“二當家,你堂堂七尺男兒,或從文,或從軍,本都是正道坦途。落草為寇、殺人越貨,已是不義,強迫一個良家弱女子,更是不堪……”

  “呵呵,黃先生,你怎知她不愿意。”牛承忠帶著揶揄口吻,干凈利落地截斷了黃尊素這番慷慨之辭。

  說完,他一把推開黃尊素,幾步邁到床板前,將鄭海珠從陰影里揪了出來。

  韓希孟急得怒斥:“你,你,你和那獨眼有甚分別!”

  鄭海珠幾個踉蹌中,卻分明感到,牛承忠在黑暗里一碰到她露在上襦窄袖外的手腕,就立即松開,改成去抓她腕間的繩結,仿佛刻意避免接觸到她的肌膚一般。

  她正疑惑間,忽聽門口一聲悶悶的慘叫。

  三個囚徒循聲望去,竟見到那跟進棚子來看熱鬧的看守,被牛承忠的一個屬下壓在地上,一動不動。

  屬下湊前,低聲問牛承忠:“少主,要不要宰了?”

  牛承忠道:“他沒做過什么惡,打昏就行。塞上他的嘴,捆住手腳,快些取他鑰匙去開后院。”

  又吩咐另兩個屬下:“你們同去,記住暗號了么?”

  “記住了,少主放心。”

  幾個屬下轉身出門,像泥鰍滑入深潭般,消失在暗夜中。

  牛承忠放開鄭海珠,麻利地穿上中衣、棉甲,扎好腰帶,對著面前目瞪口呆的三個囚徒道:“黃先生,兩位姑娘,我是朝廷派來剿匪的。現在我放開你們的手腳,你們自行逃走,路上小心。”

  言罷,他先從被昏倒在地的看守身上,摸到兩個小鑰匙,打開黃尊素的手銬與腳鏈,又摸出匕首,隔斷韓希孟和鄭海珠腕間的繩索。

  鄭海珠揉著手腕,言簡意賅地問牛承忠:“牛大人,官軍可是今夜來攻?我等躲在這棚子里,待你們剿完匪再出來,豈不是更安全?”

  牛承忠低頭看著她的眼睛,那里面,有兩點小油燈的光亮,像暗沉天幕中的兩顆星子。

  他想:承蒙她看得起,相信我能贏。

  牛承忠的嘴角牽了牽,和聲道:“姑娘,沒有哪場仗,是在還沒打之前,就能定輸贏的。你們能早些離開是非之地,最好。”

  牛承忠又轉向黃尊素:“對了黃先生,你可是舉告過沈姓考生的科場舞弊?指使邱萬梁綁你的,正是那人的父親,河南巡撫沈大人,。在下敬你是非分明,倘使今夜剿匪未遭不測,后頭愿意為你奉上證詞。”

  黃尊素拱手,深揖道謝后,問道:“牛將軍可知這兩位姑娘,因何被擄?”

  牛承忠道:“是邱萬梁交代獨眼阿六去做的,我只約略曉得,也是替人綁架,欲辱清白。女子不比男子四處行走,若有人著意加害,可在家鄉人中留心小人。黃先生本就要任松江推官,護送二位回松江后,正好替二位姑娘暗中查一查。現下,你們隨我來。”

  他說這番話時,雙手完全解放的鄭海珠,已從扔在床板上的包袱中摸到自己要帶走的東西,塞入懷中,然后去扶韓希孟。

  “不用你扶,我又不曾裹腳,逃命未必比你們慢。”韓希孟語氣鎮靜從容,身形已跟上兩個男子往門外走。

  明代大家閨秀裹足,并非后世滿清通行的骨折式殘忍裹法,而是沿襲南宋做法,先將前腳掌纏緊、變得細長,再令五趾上翹固定,以追求穿著鳳頭鞋時秀麗好看。

  可在特立獨行的韓大小姐看來,這種外廓的纖細就是造作,腳掌腳趾被擠壓而迫使行路緩慢的“端莊”,也分明更像老態龍鐘的腿腳不便。她對裹足十分抵觸,叔叔嬸嬸拗不過她,只得作罷。

  此刻,韓希孟將身上那件松江淺染藥斑布的褶裙一提,果然步履靈活迅速,敏捷如林間松鼠。

  三人跟著牛承忠穿過柴房與牲口棚間的缺口,面前赫然一扇一丈高的大木門,已被牛承忠的幾個下屬打開一條縫

  牛承忠抬手,對黃尊素等人做個噤聲的手勢。

  鄭海珠凝眸望出去,門外似是一條不長的甬道,正對著匪寨城堞在星夜中黑黝黝的剪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