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大明英華 > 283章 船主竟是我自己
  朱常洛擺駕回宮,禁軍也將兩個“試驗品”塞回箱子抬走,宮外自有王安與汪文言安排的地方囚禁他們,喂藥續命。

  少頃,曹化淳的一個親信小太監,抱著個包袱匆匆趕來。

  里頭是鄭海珠的常服。

  曹化淳道:“鄭師傅,我讓這干兒子跑了一趟文華殿,你就在古董所將官袍換了吧,咱家領你從那北邊的順貞門出去,免得回去東華門的路上,萬一碰上李娘娘。”

  鄭海珠贊一句“公公心細”,接過包袱,曹化淳正要和小太監出門回避,卻聽身后一聲“公公稍等”。

  曹化淳轉頭,只見鄭海珠走上來,溫言問小太監:“我有塊帕子,落在文華殿了嗎?藍色與紅色混織的,紅的是蠶絲絨圈,藍的是棉布。”

  小太監盯著衣裙,怯生生道:“奴婢不知道哇。奴婢進了那偏殿的更衣所,只看到這一個包袱。此前,侍衛說,孫師傅已然講完課,換了他自己的官服,奴婢就拿上包袱來了。包袱扎得這般緊,奴婢也小心捧著,不,不會落出東西來。”

  “哦……無妨,大概我記錯了,”鄭海珠維持著面色的和煦,對小太監道:“勞煩小公公移步去院里,我有話與你干爹說。”

  小太監惴惴地出了屋,站得遠遠的。

  鄭海珠對曹化淳直言相問:“這孩子是曹公公信得過的?”

  曹化淳目露探尋之意:“打老家過來,凈身入宮后就跟著我。鄭師傅疑心他拿了你的帕子?那帕子有什么不尋常?”

  鄭海珠卻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繼續第二個問題:“曹公公可熟悉文華殿當值的吏員?還有把門看守的衛卒,他們大概什么來歷?”

  曹化淳沉吟著數道:“皇子進講后,管著迎來送往的幾個文職書吏,都是孫承宗孫老爺從翰林院調來的人。把守的衛卒,是禁軍的,王公公和我說過,其中一個,應是田將軍家的子侄。噢,田將軍,就是田爾耕。”

  “田爾耕……就是兵部田老尚書的兒子么?”

  “正是,呵呵,”曹化淳估摸著鄭海珠既然和兵部的張銓熟悉,多半也曉得田家,嘴上仍恭維道,“夫人對六部的官人更迭,真清楚。”

  鄭海珠心里“咯噔”一聲,眉頭蹙了起來。

  她隨身帶著的圈絨帕子,是當初,吳邦德送遼東百姓到崇明落戶時,實在看不過眼她不拘小節的樣子,順手給她擦嘴的。

  吳邦德死后,鄭海珠一直將這塊帕子帶在身邊,不說睹物思人的深意,只仿佛將此物當作得力助手的化形,還能時而給她靈感與章法似的。

  她絕不會弄錯,今日,她一定是帶著帕子來的,而且好好地塞在上衣的袖袋里。

  而田爾耕這個名字,她鄭海珠,如果不是作為穿越者,知曉后來魏氏閹黨陣營的骨干,怕是也聯想不到魏忠賢。

  “曹公公,我那帕子,乃松江工坊的獨門絕活,數年來一直幫著朝廷出販給番商換銀子的。我來京城開商鋪分號,也賣這樣的帕子,所以,從廟堂到市井,應都曉得這帕子姓鄭。”

  曹化淳還沒明白她的意思,愣愣地接茬:“那,雖然聽著金貴,夫人鋪子里不是還有么?夫人聽老曹勸一句,就算是文華殿的下人手腳不干凈,也不值當為塊帕子去查,宮里宮外的,會以為夫人性子削刻小氣。”

  鄭海珠輕嘆,解釋道:“公公,我擔心的,不是哪個下人偷去自用,而是將帕子,塞到乾清宮里,又故意導引李娘娘看到。”

  曹化淳眼珠一骨碌,醒悟道:“唉喲,那李娘娘的醋壇子定然又要翻一次,以為萬歲爺和夫人之間,有那,那什么了。”

  他繼而認真分析道:“夫人做了師傅,進了皇城,到現在結怨的人,有兩撥吧?一撥,是浙黨的手下,一撥,是客嬤嬤和魏進忠?”

  鄭海珠點頭。王安想必與曹化淳說了不少,曹化淳也都往腦子里記了。

  結陣合作,就應該這樣彼此惦記著,要明白隊友方方面面可能遭遇的明槍與暗箭。

  “公公心里真是明鏡一樣,”鄭海珠斟酌后說道,“公公讓外頭那孩子,現下就隨我去商號,拿些這樣的帕子進宮。”

  曹化淳不負鄭海珠的贊美,一琢磨,了然道:“我還說咱老子親自去文化殿查呢,唔,確實還是夫人的法子好,咱先趕緊給東李娘娘的閣子里送去,還有她管著的幾位美人。西李那處,咱不送,且探一探,去嚼舌頭的是誰。”

  鄭海珠對曹化淳關于“撇清”和“釣魚”的思路的理解,很滿意,趕緊換了常服,帶著曹化淳那干兒子小太監,出了順貞門。

  ……

  曹化淳的干兒小太監,抱著松江布和漳絨的帕子離開鄭氏商號后,鄭海珠疲憊地癱坐在后院的圈椅里,真想來杯咖啡續命。

  今日對那老朱家,循循善誘了兒子,斗膽進諫了老子,實在消耗血值。

  比自己當皇帝還累。

  難怪那么多男女主,要直接造反、自己登基呢。

  但她鄭海珠,就算天降饅頭狗造化,也不會做皇帝。

  一個現代人,回到古代竟然還是一心要做皇帝,白瞎了所受的文明教育。

  或許,日拱一卒,循序漸進地,也能慢慢讓老朱家的繼承人,不再那么像皇帝。

  鄭海珠又想到魏忠賢和客印月,這對狗男女,亦不可小覷。

  越是沒有明火執仗地來尋仇,越要提防他們暗地里設套。

  對了,還有秦良玉這幾日就要進京的事。自己正好去找她說馬宣撫那莊疑案,比奔去山海關尋馬祥麟快多了。

  這般閉目思量沒多久,這幾天被鄭海珠派去汪文言處等信的許一龍家丁,急匆匆進院稟報。

  “夫人,南邊,沈少爺的消息。”

  鄭海珠一下子振奮起來。

  汪文言用的公家急遞驛路真快啊,沈廷揚的效率也極高,查案子果然還是要黑白兩道一起搞。

  鄭海珠接過信,封口處火漆的一個魚形,完好無損,那是沈家船幫的標志。

  鄭海珠迅速拆了信讀起來,須臾間,臉色就結結實實地沉下來。

  沈廷揚在信里白紙黑字地寫著,“藍乙卯肆捌”的船主,竟然,就是鄭海珠。

  “不可能!”

  鄭海珠噌地從椅子里站起來。

  不遠處,正在教花二近身格斗的陳三妮,倏地停了招式,二女都跑了過來,與許家家丁一道,緊張地望著鄭海珠。

  許家家丁,叫許威,掂量著語氣問道:“夫人,可是小的拿錯信了?”

  鄭海珠抬手,示意他們都噤聲。

  因震驚而短暫空白的頭腦中,神思又漸漸聚攏,串聯在一起。

  松江開關前后,鄭海珠就從黃尊素那里學到,因是商船過稅的重點對象,蘇松一帶,算得運河船只管理相對規范的地方。

  就算船東不露面,水運衙門管理船籍的人,也要看到代理人提供足夠可信的身份證明,甚至接洽到掌柜之類的人物,才會給新船入籍。

  鄭守寬主管崇明和鎮江,已經不太去松江。

  鄭芝龍在日本,給那平戶大名做女婿。

  韓希孟帶著顧壽潛,出發去了南洋。

  孫元化和李之藻,只負責火炮廠的業務。

  鄭海珠想到此,一屁股坐回椅子里。

  在松江,有她鄭海珠私人印章的,只有那個人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