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韻小說網 > 大明英華 > 257章 合拍
  上了不到半個時辰的課,鄭海珠就確信,朱由校根本不是后世所說的“文盲”。

  《幾何原本》第一卷雖然簡單,以界定概念為主,徐光啟翻譯得也精準又直白,但一個文盲,絕不會如朱由校這般,能夠閱讀并理解“點者無分,無長短廣狹厚薄;線有長無廣,試如一平面光照之,有光無光之間不容一物則為線”之類的語句。

  其實關于朱由校是文盲的說法,鄭海珠在前世的現代就不信。

  不出閣進學,不等于內廷沒有人給皇子們進行識文斷字的啟蒙教育。

  萬歷的母親、朱由校的太祖母,李太后,直到萬歷四十二年才薨逝。朱常洛乃李太后的宮人所生,李太后一直維護朱常洛一家,怎么可能任由皇孫成為文盲。

  明廷有內書房制度,深宮中那么多文化水平出色的太監,都可以為皇子們進行基本的啟蒙。

  “皇長子原來識字不少。”鄭海珠等盧象升為兩個少年講完幾小節,忽然開口道。

  朱由校一愣,旋即微慍:“鄭師傅此話何意?我十歲的時候就讀完千字文了。”

  鄭海珠道:“殿下莫惱,只因這幾年,殿下一直未出閣進學,外頭便蜚語漫漫,說你不識字。下官自是不信,今日只是感慨,連天潢貴胄都能被積毀銷骨,那些能臣、忠臣,遇到政敵聯合攻訐,更是無處訴冤了。”

  朱由校“哦”一聲,眉頭松開了些。

  他畢竟算是個大小伙子了,頭腦哪里就真的全然一團矇昧,不由嘆道:“我早就與五弟說過,木頭比人好多了,木頭就算爛了心,也不會害人啊,人的心爛了,就太可怕了。”

  鄭海珠心道,金句啊這是,誰說朱由校顢頇蠢笨了?

  卻聽一旁的朱由檢接茬道:“木頭爛了心,也會害人,房子會塌。”

  鄭海珠沖他一笑:“對,物料若看管不當,修繕不周,乃至一開始就是偷工減料的,亦害人不淺,甚而誤國誤民。譬如營造火器的銅鐵料,譬如作為引子的火藥,鍛打的工序、配伍的比例,都極是講究,若憊懶待之,或者層層盤剝導致采料劣質,到了戰場上,須臾間就會顯原形,戕害的是我大明浴血殺敵的健兒。”

  她言罷,把話語權讓給盧象升:“讓盧舉人給你們講講各種火器的制式吧,都是在北地和南海,轟韃子和紅毛特別帶勁的玩意兒。”

  由校、由檢兩兄弟,再是長在深宮婦人們之手,男孩子的天性又豈會喪失殆盡,一聽要講打仗殺敵之事,登時勁頭更足了。

  盧象升四年前就在鄭海珠的松江學校里任教,今日干回老本行,得心應手,不但畫圖為倆兄弟講解,還依著此前張名世的啟發,拿出這幾日找京中巧匠做好的迷你巢車,以及一種叫作“懸簾”的東西。

  “殿下們請看,巢車是攻城用的,戰兵們坐輪軸木箱升上車頂,以火銃壓制城上的守軍。而這懸簾則是守城用的,乃是將兩端凸字型的木作,架于城垛之間,將氈毯或者棉花被子蒙在木杠上,澆透水,可以抵御火油箭和銃彈。”

  老師講得生動細致,學生們聽得全神貫注。

  鄭海珠往后退了幾步,看著朱由校和朱由檢,并各自的伴讀太監,都撅著屁股,上半身幾乎要趴在書桌上,彼此湊著腦袋看盧象升演示。

  這就是她要的授課效果。

  她滿意地抿了抿嘴,回身去飲侍者斟好的茶,卻驀地見到殿門口,粉色身影一閃。

  鄭海珠踱步到門口,客氏帶著柔膩討好地笑容湊上來,朝墻角案幾上的一個烏木食屜努努嘴:“鄭師傅,里頭就是點心,奴婢進來伺候哥兒吃吧?鄭師傅也吃幾塊,御膳房的糕團,你們尋常人在外頭可吃不到,特別是奶皮酥,是用……”

  “你進來吧。”鄭海珠打斷她,面無波瀾地說道。

  客印月低低地“哎”一聲,款款進殿,開始捯飭食盒。

  鄭海珠好整以暇地看著她蔥蔥玉指上下翻飛,端著盤子走向書桌時,那對杏眼里的目光,已切換成媚波流轉的模樣。

  “哥兒,吃奶皮子了。”

  客印月婉婉地開口。

  正全神貫注講授機宜的盧象升,猛回頭,被這桃花妖似的婦人唬了一跳,反應過來大約是皇子們的乳母嬤嬤,忙垂眸往旁邊退了退。

  客印月心道,好俊的公子,也沒著官服,年輕輕地跟著那姓鄭的婆娘,莫不是她養著的小白臉。

  但她很快止住了齷齪的聯想,向朱由校柔聲道:“淋了桂花蜜的,哥兒快吃。”

  朱由校正將巢車里的一處升降機關琢磨著,驟然被客氏打斷,面上掠過一絲不耐煩。

  “不吃,忙著呢,又不餓,吃什么奶皮子。”

  客印月一噎,旋即仍是仿如嗓子眼里塞著棉花團子般,軟洋洋道:“吃幾口再講學,耽誤不了時辰,來,這位小先生,你也吃。”

  “客嬤嬤!”朱由檢見客印月那副輕挑目光掃回盧象升臉上,頓覺丟了自己朱家的人,一股少年意氣騰騰而起,立時喝止道,“這是文華殿,先生講課呢,你出去。”

  客印月端著糕點盤子的手縮了回來,她看向鄭海珠:“鄭師傅允我進來的。”

  鄭海珠走過來,緩聲和氣地與她說道:“我是講官,可以允你進來,但這文華殿也是天子庭院,五皇子讓你出去,你就出去罷。”

  “唉,嬤嬤你先莫來攪擾,在殿外等著罷。”朱由校一錘定音道。

  他如今看出弟弟不喜歡客氏,怕弟弟再說出更刺耳的話來,若教殿外什么人聽到,將風波宣于王安,干脆自己先狠狠心轟嬤嬤走。

  客印月只覺面頰燒熱起來,心中惱火,卻終究只扁了扁嘴,轉身與鄭海珠目光一觸,即刻挪開,泱泱地退到殿外,自去偏殿廊下生悶氣。

  “嬤嬤脾氣挺大的,”鄭海珠笑著搖搖頭,對盧象升道,“繼續講吧。”

  這日的進講,于午時初刻結束時,朱家倆兄弟還意猶未盡。

  宮里給講官準備了午膳,鄭、盧二人隨侍者去用飯時,朱由校還帶著弟弟跟出來,指著文華殿東面的小河,興致勃勃地建議道:“鄭師傅,盧先生,過幾日再進講時,你們可以用彼處模擬水戰吧?”

  鄭海珠看一眼盧象升,笑道:“殿下高見,盧先生當年在我們學堂時,就是在花園的池塘里,給學子們講龜船的。”

  朱由檢也仰起臉,眼里好像落了星星一樣亮:“龜船是什么?”

  盧象升道:“是一種很有意思,也很厲害的戰船,當年朝鮮的水師,用這個船打敗過倭人。那船外觀形似烏龜,內里卻是包含許多門道。”

  鄭海珠適時補充道:“殿下頗愛木藝,下一次授課,我二人帶些新料子來,與兩位殿下一道,做搜龜船出來。”

  “好!那,那下次,是哪一日?”朱由校此際的神情,簡直如在線等更的讀者般渴盼。

  鄭海珠莞爾:“師傅我去向孫翰林問問,殿下莫急,若晚幾天,未必不好,多些時辰,我與盧先生帶來的機關,能琢磨得更好些。”

  她頓一頓,又帶了誠然的惇惇之意叮囑兩個少年:“孫師傅和其他師傅的課,不論四書釋義還是農桑之道,亦都是天底下頂好的學問,你們務必花足心思去學。再說了,你們若有所偏廢,我和盧先生,恐怕也無法再來了。”

  她最后那句話,音量放低了去。

  朱由校和朱由檢會意,眼前的兩位老師,并非什么名臣或者翰林院修撰,若被人指摘誤導皇子醉心奇技淫巧,講官的身份須臾就沒了。

  這種領悟,令兩個少年郎,驀地生發出更為親近的感覺,仿佛他們與鄭師傅和盧先生,就是那巢車上發射的銃兵和巢車下攻城的步兵一樣,都是一個陣營的同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